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4067夜明珠开奖结果 >
壮丽70年·共和国地产印迹访谈系列|黄怒波:房地产行业是企业家
【发布时间:2019-10-09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原标题:壮丽70年·共和国地产印迹访谈系列|黄怒波:房地产行业是企业家精神体现最充分的行业

  他“下海”创立的中坤集团曾经在商界广受赞誉,宏村项目更是举世闻名。但他也曾因经营不善面对不利质疑,最后都消沉于尘。

  他是中国著名慈善家、北大优秀校友、诗人,骨子里始终有士大夫的气息,家国情怀。他始终对这个国家怀有饱满之情。

  他喜欢海明威,他喜欢登山,他说,“人生和登峰一样,重要的不是如何上山,而是如何下山。”

  “不后悔!精彩!对于一个人来说,你有一个梦想就能实现它,只有在改革开放40年的大奇迹之中才能发生。所以要感谢这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。”

  起初,他什么都做;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到房地产行业,与远洋集团的李明一起。几十年间,黄怒波与他创立的中坤集团在房地产行业留下它浓重的一笔,它们早早地就踏出了转型脚步,在文化旅游投资方面,进入安徽宏村、南疆、普洱,以及海外的冰岛;在商业领域,推出“第四代商业模式”的大钟寺广场,风头无两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他也多次被推到风口浪尖,冰岛投资因政治问题无疾而终、大钟寺广场因经营问题陷入停滞,旅游地产也因相关投资问题渐渐收缩;后来,中坤集团也隐没在房地产行业激情澎湃的大潮中。

  这一切,在外界看来,往往被视作成功与否的象征。然而,黄怒波却并不这样认为,“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没有对错之说,因为你根本没有走过,也没有办法去判断,但是我们经历了,是有收获的。现在,经过转型,中坤集团几乎是零负债;且未来我也不允许中坤集团高负债,它会很稳健的发展”,“如果我没有‘下海’,我的人生也不会有这样的精彩,也许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‘老头’”。

  对于这几十年的行业发展,www.964444.com,他认为房地产行业最了不起,原因是它完全是以民营经济为主导完善起来的。改革开放之初,资源类、金融类等行业均由国有企业把持,只有房地产行业政府把它推向了市场,打开了一条缝儿,但这条缝儿让中国企业家精神得到了释放。这个行业是民营经济对中国市场化改革存在的一个最好的证明。

  “随着市场的成熟,未来房地产行业要理性稳健发展了,因为这是发展趋势,再也不会有暴利了。”黄怒波说。

  黄怒波喜欢登山,尽管几次面临死亡之危,最后都安然度过。他也喜欢海明威,认为“那是一个男人”“一个英雄”。实际上,某些时候海明威的某些段落似乎映射着他本人,“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,但到后来,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。”

  黄怒波的童年、青年饱受疾苦。小的时候,他经常挨饿,饿得从地上爬不起来;又因出身不好,更是备受欺负。在宁夏银川通贵乡,插队的知青生活也颇为清苦,他隐忍着生活了过来。对于生活的苦难他从没有屈从,甚至改名“黄怒波”迎接它。

  1977年,高考恢复,这个被通贵乡视为“大才子”的黄怒波考上了北京大学,人生有了新的篇章。

  “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参加高考,我会是什么样,也许真的是命运厚待了我。”提起那段过往,黄怒波说。

  此后几年间,黄怒波都顺风顺水。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宣部,一板一眼地工作、生活。

  但他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些什么,沉闷而又无所依附。彼时,正值1992年前后,整个社会也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。

  1992年,南巡并发表“南巡讲话”,提出要推动市场经济的发展,这个讲话瞬间吹向了大江南北。

  “记得那个讲话使苦闷、彷徨的社会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尽管不知道明天能做什么,但人们都是热血沸腾的,每一个人都觉得终于有一番做事的机会了,从贩夫走卒到整个高层,充满了一致的愿望,都希望这个国家走向富强。”黄怒波说。

  黄怒波也走出了中宣部的大门“下海”了。出来后的黄怒波并不知道能做什么,“当时是看到什么挣钱做什么,几乎是全民经商,到处充斥着机会”。

  黄怒波成立了一个信息中心公司,起初就在北京中关村一带印名片、倒卖复印机,后来又倒卖钢材。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进入到了房地产领域。

  读EMBA期间,黄怒波拿到了一块地,经常在课上悄悄研究。这一举动吸引了另一个人的关注,现任远洋集团的总裁李明。课后,李明主动邀约黄怒波,两个人坐在一起开始研究这个项目,“当时什么都不懂,什么是物业、容积率也不明白”。后来,这个取名为“都市网景”的项目于1997年推出,大获成功,成为北京当年销售最快的楼盘之一,黄怒波从中挣到了5000万元。

  有了5000万元在手,黄怒波开始接手总建筑面积35万平方米的长河湾住宅项目。当时圈内朋友都劝他放弃该项目,因为有着很多拆迁户,京城没有一个开发商敢碰这个项目。

  2003年,中坤集团又计划向市场推出被称为“第四代商业模式”的中坤广场,这个项目彼时红极一时。项目于2004年年底开工,预计2006年全部建成。2007年年底入驻。

  在黄怒波的眼里,这将是北京新的商业聚集地,“将来这里会有家乐福、酒吧、餐饮、夜总会、美术馆、涂鸦墙、有写生的、有民俗表演、有街头艺人、有旅游剧场。我们认为这个模式符合商业发展规律的模式,开放的建筑模式、多业态的组合及统一的管理,建立在这些基础上的城市生活休闲中心代表了未来商业的发展方向。”黄怒波说。

  这一新型模式在当时走在了商业前列。如今看来也是颇有新意,很多商业综合体已经演变成了一个集吃喝玩乐于一体的项目。

  然而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接二连三的外部变化令中坤广场的工期一延再延,再加上内部规划不当以及商业模式不清晰,中坤广场最终陷入了危局。经过这几年的资产处理,目前的中坤广场正在转型中,但黄怒波在商业领域领先的探索一直在行业内成为佳话。

  1997年,中坤获得安徽省黟县宏村、南屏、关麓3个古村落为期30年的开发经营权。随后10余年间,中坤将黄山项目打造成自己的标志性产品,其中涉及大型文化表演《宏村阿菊》、度假山庄、收费景区、精品别墅群、五星级酒店、禅修会所、高尔夫球场等,成为中坤运作古村落休闲度假项目上旅游产品最丰富、产品群概念最完整的样本。

  随后,中坤的旅游地产遍及黄山、南疆、桐城、宁夏、云南、湖南、西藏以及北京的延庆、门头沟等地。2003年,他跟新疆五地州签订合同,斥资20亿元打造南疆120万平方公里的旅游景区。2005年,与北京门头沟区政府签订合作协议,开发明清古村落。一时间,中坤集团风头无两,成为了旅游地产领域的NO.1。2006年,黄怒波以50亿元身价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36位。

  到了2011年,一则消息引发震动,黄怒波计划出资890万美元,购买冰岛0.3%的国土,开发旅游度假村,这则消息将中坤全球旅游版图的打造计划公之于众。消息传出后,舆论哗然。

  后来,这些投资大多偃旗息鼓。成功最大的是宏村项目,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,宏村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。

  虽然商业时有沉浮,但黄怒波表示“我没有遗憾”。“这不能认为我过去就不成功。原来做得也不错,我个人的能量就是如此。另外,我还是偏于保守的。其实,冰岛当时是有胜算的,但没想到会卷入到那么大的中。这就是企业,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。”黄怒波说,现在回过头来看,要感谢能量小、不睹,也就没有在这个行业膨胀式的发展。在这个意义上,回头来看都没有错,即便是错了也没有错,那都是要犯的错误。

  他创立了丹曾人文学院,这是一个普及通识教育的教育机构,它希望人们放慢匆忙的身影,回转身来深思未来的发展。

  其实,“诗与远方”一直是黄怒波所追求的。他很小就写诗,至今已出版《知青日记及后记》《绿度母》《不要再爱我》《第九夜》《都市流浪集》《拒绝忧郁》《小兔子及其他》《7+2登山日记》《流浪与还乡》等诗集。

  他生活的另一面是登山。2005年,他登上的第一座山是非洲最高峰、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山,白雪皑皑的山顶上黄怒波感慨无限。自此后,黄怒波用短短20个月时间,成功征服七大洲最高峰,外加南北极点,完成了“7+2”的壮举。

  登山时,黄怒波多次目睹死亡,也屡次与死亡擦身而过。“2009年的一次登顶失败让我知道了人生有时要学会放弃,如果那次没有下来,我可能就再也上不去了。”黄怒波说。

  2009年5月17日,493333开马二年级数学公式大全,黄怒波从北坡登顶珠峰失败,泪流满面。2011年,黄怒波从北坡登顶珠峰,成功。他说,让人生和登峰一样,重要的不是如何上山,而是如何下山。

  因年龄原因,黄怒波已作别登山。他目前新的理想是做好丹曾人文学院,以文化去影响一些人,一些思想。

  “尽管如今的生活已经很好,但人们都抱怨,为什么,这就是市场经济带来的问题,精致的利已主义者,每个人想的都是‘我’;为什么不怕,是因为市场经济培养人们的‘狼性’。这个社会已经缺失了一大块,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已经丢失,整个社会没有因为经济的进步而幸福。”他说,作为社会的受益者,作为从艰苦中走过来的人,我希望在文化上做些事情,改变一些东西。

  中国房地产报: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年,70年砥砺奋进,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对于这其间的变化与冲击,你有何感悟?

  且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最精彩的年份,几乎是经历了3个社会形态:一是传统社会,即改革开放前的社会,当时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大国,它的社会特点是人口流动性小,乡村模式,人的思想也比较封闭。二是市场化社会,即改革开放以后,它把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工业化社会,一个迅速城市化的社会。1977年,城市化率才徘徊在10%左右,现在已经到了63%;在这个意义上,社会变成了市场化社会,它强调的是企业家精神。

  三是文化社会,即未来即将而来的社会,它将使人们在追求发展之余更尊重文化、精神,以及人为什么而活着。所以,在新中国成立70年之际,第一要感谢出生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,第二要感谢中国,第三要感谢国家的富强。

  中国房地产报:这个期间,你认为我们的国家这几十年主要做对了什么,坚持对了什么?

  坚持对了一条就是释放了企业家精神。企业家精神是什么,就是允许试错、摸着石头过河、破坏性创新。比如,当时我在中国市长协会工作,带着他们到各个国家学习,包括城市建设与环保。

  但是勇于学习,仅仅几十年,我们的环保产业、城市规划水平已达到了世界前列。像我这样的人,原来怎么会想能盖这么高的楼。但从体制出来后,只要有机会去做,就有可能成功。所以,下一步,我们还是要改革开放,要鼓励企业家精神,这是民族的命脉,是一定要坚持的。

  在这个意义上要看到40年的巨变离不开房地产商,离不开房地产行业,也离不开政府对房地产行业一次次的及时把控。另外,它最了不起的地方,完全是以民营经济为主导完善起来的。改革开放之初,资源类、金融类等行业均由国有企业把持,只有房地产行业是政府把它推向了市场,打开了一条缝,但这条缝让中国企业家精神得到了释放。这个行业是民营经济对中国市场化改革存在的一个最好的证明,尽管它出现了不停的调整,有不少争议,但它是企业家精神体现最充分的行业。

  中国房地产报:尽管如今的生活已经很好,但人们都抱怨,包括抱怨房价太高,抱怨野蛮扩张,对此你怎么看?

  “让灵魂跟上脚步”不仅仅是房地产行业的需要,整个社会都需要。实际上,这个社会对于房地产行业总体还是认可的,只不过是导向的问题,这是发展中的问题。原因是什么?原因是我们发展得太快了,以致于来不及反思所有的问题;

  “高房价”以及“对立情绪”的出现实际上是房地产行业在背锅。为什么这样说,原因在于我们是土地财政,是谁把房价推高的?是地方政府,房地产企业是在给整个中国经济背锅,可以说是个“背锅侠”。

  现在,人们为什么会焦虑?那是人们永远不满足,这是对的。但说房地产企业已“失去灵魂”的提法是个悲哀,它就是个企业,首先要活下来,要创造利润,要不它就不是企业。

  中国房地产报:中坤集团目前渐渐淡出了行业视线,这是否代表着是中坤过去的商业道路并不成功?

  但是,最大的走对是到后来没有迅速向别的企业那样高杠杆运作扩张,这让我今天可以转型。如果负债很高,企业是难以退出来的。转型后,中坤集团几乎是零负债;且未来我也不允许中坤集团高负债。

  但危机也在,因为杠杆率太高,所以会走向理性发展、利润平均化的情况。这次中央政治局经济会议也已经明确,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经济的刺激手段,原因一是仍将其作为接动经济的手段会有可怕的后果,二是也拉不动了,市场的饱和度已经到了一定地步。也是给了市场一个信号,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通过拼命拿地、高负债式的发展了,那个时代不会再有了,这样的信号从长远看对于行业是一个福音;从短期来看是个信号,要先活下来。